柃歌o_o

(悄咪咪:clx侠客行天地瓜洲有宝宝来和我玩吗?id于闲暮!)
杂食咸鱼写手,目前主更clx同人= =
不定期给基友/朋友写小原创
文风野马脱缰不明不白,凑和看吧
以下近期计划表:
1武华 春秋
2送基友原创 痴心妄想
3薛晓 隔世
以及 因为暑假人闲
决定接一个30day挑战
有糖有刀,可能主写clx~
谢谢您的喜爱~(鞠躬)

笑死我了你这个sjb!!!

乐斫:

和结义队以及情缘的日常
头都笑掉了
地址载酒同游,找我们玩呀 @萌面君meng  @柃歌o_o

等你天合么么哒 @乐斫

乐斫:

今日份的秘籍
是沧海的《结发受长生》

【华武】剑魂

。失踪人口再度回归
。没错又是我
。春秋我觉得我要分三段写结尾了
。先让我拿这些菜鸡段子混更吧
。这篇接上篇的人间
。我觉得是he了x(什么人啊)

  “唯有炽热之人,方可御极寒之剑。”
  祁眠没有看两位师兄,只是高高举起手中的剑,在冰凉刺骨的水面勉力漂浮。略长的黑发沾水后牢牢黏在脸上,睫毛已经结了一层微霜。他嘴唇冻得发紫,神情却仍是淡淡的。
  一边驻守龙渊的师兄慌忙伸手去拽他:“哎呀师弟快,这么冷还不上来,冻生病了怎么办,手给我。”
  “剑。”祁眠定定地看着好心的师兄,并没有把手给他,而是将剑非常郑重地塞给他,自己则扒着皑皑雪地爬了上去,淋漓的水洒了一地,化为一片又一片的薄冰,随着他的站立咔嚓...

【华武】人间

。没错是失踪人口回归
。手机炸了断更这么久真不好意思
。这个混更的是刀片 慎入
。嘛。。脑壳疼。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个什么鸟
。凑合看吧。。

祁渊拂下剑上的落雪,抬眼看到的是大片大片的红梅在白雪中妖娆地怒放,干枯的枝条皱皱巴巴,在那妖异的红色衬托下显得更加黝黑。
他将剑收回鞘中,微微闭眼呼了一口气,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,转瞬又融化的无影无踪。
“邵鸿……”祁渊抬眸唤道。
风雪呜咽,梅间不见那人,唯余他折下的那支红梅,孤零零地落在雪地里,红的触目惊心。
他慌了神,四下搜寻,急到双眼通红,才终在檐下看到那抹雪白身影。
祁渊趔趔趄趄跑过去,扑到邵鸿怀中:“邵鸿,我以为你……”
“渊,不怕,我不会离开你。”邵鸿轻轻...

【暗武武暗?我不知道】信仰(含大刀不适者慎入)

。是我是我
。本篇bg bg bg
。因为基友把她给我画的可爱的柃小师姐魔改成了邪魅一笑
。我非常愤怒
。于是决定给她发刀
。顺便挑战一下文手30天
。春秋的主线我真的有在码orz
。点名批评 @凤毛(。ò ∀ ó。)
Day1

  她抬起右手轻轻覆在破旧不堪的本面上,摩挲片刻后四指抚上了侧面,似乎想要掀开它,下一秒又是一顿,手缓缓攥成拳,收回在胸前,握住了那个缺了一角的玉牌。
  她闭上眼,将头抵在本面上,眼前浮现的是一张冷漠不近人的面孔,宛如玉般精致,眼角眉梢皆是淡淡的疏离,望向她的眼中空无一物,全是令人疯狂的空洞。
  不管怎么努力怎么拼命,她也不会映入他的眼。她疲惫地想...

啊啊啊我的清纯柃小师姐!!!
我今天不给你发刀你就不知道谁是你祖宗!!!

凤毛(。ò ∀ ó。):

这辈子都不会好好画画的
@柃歌o_o 老板再温两碗酒!!!

咳我考完试了通知一下这两天春秋就要完结了
(本来打算考好了加个糖然而没有所以)
春秋马上开虐!开虐!开虐!
吃不了刀的宝贝们可以等完结后说好的大番外吃糖了orz

【武华】春秋.伍(滴滴)

。没错又是我个垃圾!
。我!第一次开车!骄傲!
。垃圾车收破烂的!别喷我!
。具体我们链接见!

5
秋高气爽天气晴朗,这种愉悦身心的日子最适合吃肉了。
陆蕴正和晋升为大脾气鸟祖宗的小灰鸟大眼瞪小眼,仿佛一定要在这件事情上争个高下似的。按理说陆蕴肯定不愿意和一只肥膘长进脑里的小破鸟计较,可怨就怨在这家伙从不带回来什么好消息,净是陈春秋那一句简而短的“归期延后”,于是他理直气壮地迁怒,并扣了一大半祖宗的口粮,还不再放回去,宛如扣下人质,就怕他家小道长一去不复返。
祖宗心高气傲,肯回来传信已是给了这个凡人天大的殊荣,奈何此人实在冥顽不灵像块臭石头,完全无法领会它的牺牲。祖宗思前想后,使用了最传统也最管用...

【武华】春秋·小小小番外

。没错又是我

。我真的有在练怎么开优质车!!

。下周主线应该开车!!相信我!!

。哭唧唧!!


清早叽叽喳喳的鸟鸣透过没关紧的窗缝挤进屋子里,连带着还有隔壁张大娘给她儿子烙饼的香气,成功唤醒了迷迷糊糊的陆蕴。他伸出右手蹭了蹭眼,身边的陈道长正仙风道骨地以一种八爪鱼一样的姿势扒着他,表情庄严而肃穆,宛如正在干什么除暴安良为国为民济世渡世的光荣举动。

“诶……诶,醒醒,该起床了。”陆蕴转到正对着陈春秋的角度,推了推他前胸,可是对方非但没有睁眼,反而抱得更紧了点,掌握在一个不会勒到陆蕴也不会放太松的力度。

对于这种小孩子一样的幼稚举动陆蕴是没辙的,陈春秋早就知道这点,故而有恃无恐地大胆...

【武华】春秋.肆

。没错我又来卖傻了
。没错又是我
。这章发糖糖了
。(md陈春秋死闷骚终于出手了)
。前情回顾自翻123

4
金陵。
平整的大道上撒着太阳暖暖的金光,各种各样的人或步行或骑马坐车来回穿梭,小孩们凑在一起玩花花草草,每一处房舍都精致而华贵,远比华山脚下小镇繁华得多。
陆蕴和陈春秋赶了几天的路来到金陵,向应天府告了一状,之后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到处玩。能这么悠闲也多亏陈春秋常年在此徘徊,为了方便休息在城外置办了一处小房子,规模同陆蕴华山的院子相比差不了多少。
陆蕴狠狠咬了一口糖葫芦,羡慕嫉妒地问他:“你哪来那么多钱买房子?”
陈春秋轻描淡写道:“平日里折腾点东西卖钱,再加上从前攒在钱庄的钱,就够了。”
陆蕴心想师姐...

© 柃歌o_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