柃歌o_o

(悄咪咪:clx侠客行瓜洲载酒山外云晚江野渡天净沙星辉有宝宝来和我玩吗?!)
杂食咸鱼写手,目前主更clx同人= =
不定期给基友/朋友写小原创
文风野马脱缰不明不白,凑和看吧
有糖有刀,可能主写clx~
谢谢您的喜爱~(鞠躬)

【暗华】影子·清音

。对又是我!我更新了!

。这是小时候的故事!!

。是易楚!易楚呜呜呜!!易鸿要长大才攻得起来!

。没错易鸿是个在暗香的华山卧底!(bushi)


  ⒈

  楚明月第一次见易鸿是十岁,那天的太阳被薄云遮掩,灿光欲现不现,端的是一份半遮半掩的羞涩。

  他看到易鸿披着厚厚的狐裘,乌黑的发间沾了细碎绵雪,长相清俊孤寒,抬首瞥他的一眼像是龙渊常年冰寒的潭水,冻得人脊骨发冷。

  楚明月来了兴致,抱着刚借的铁剑凑上前问师姐:“师姐,你又从哪捡来个小瓷人儿,拿来与我练剑吗?这可不行,他长得好,我怕伤着他,留疤那就不好看了……诶呀!”

  “兔崽子,乱说话!这是你大师姐家的孩子,按辈分是你师侄!什么...

真好 沉迷游戏无心更新
我永远记得今天的五云萝暴力扔灯虾条
放两个靓丽女儿

【暗华】影子·末途归一

。咕咕多年孩子带着新坑回来了

。没错是BE

。因为寄宿所以两周一更

。尽量不 咕咕咕辽

  “一碟花生,一碗酒。”

  我抬起头,他从檐外蒙蒙雨雾中走进,并摘去潮湿的蓑衣斗笠,靠在门口,露出了一身暗紫的衣袍。

  是个暗香弟子吧。我这样想着,从柜台后走出。虽是下雨,但是店里依旧不是很暗,我能清晰地看到雨水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滑落,滴在衣服上晕开一朵兰花。

  害怕他等的着急,我先给这位唯一的客官送上花生米,随后坐在温酒的小炉旁慢慢扇火,木柴燃烧时不时发出噼啪脆响,与屋外连绵细密的雨声交融,单调又令人昏昏欲睡。

  我偷睨他。他的额角粘着一缕被打湿的白发,面容冷峻,似是结了...

笑死我了你这个sjb!!!

乐斫:

和结义队以及情缘的日常
头都笑掉了
地址载酒同游,找我们玩呀 @萌面君meng  @柃歌o_o

等你天合么么哒 @乐斫

乐斫:

今日份的秘籍
是沧海的《结发受长生》

【华武】剑魂

。失踪人口再度回归
。没错又是我
。春秋我觉得我要分三段写结尾了
。先让我拿这些菜鸡段子混更吧
。这篇接上篇的人间
。我觉得是he了x(什么人啊)

  “唯有炽热之人,方可御极寒之剑。”
  祁眠没有看两位师兄,只是高高举起手中的剑,在冰凉刺骨的水面勉力漂浮。略长的黑发沾水后牢牢黏在脸上,睫毛已经结了一层微霜。他嘴唇冻得发紫,神情却仍是淡淡的。
  一边驻守龙渊的师兄慌忙伸手去拽他:“哎呀师弟快,这么冷还不上来,冻生病了怎么办,手给我。”
  “剑。”祁眠定定地看着好心的师兄,并没有把手给他,而是将剑非常郑重地塞给他,自己则扒着皑皑雪地爬了上去,淋漓的水洒了一地,化为一片又一片的薄冰,随着他的站立咔嚓...

【华武】人间

。没错是失踪人口回归
。手机炸了断更这么久真不好意思
。这个混更的是刀片 慎入
。嘛。。脑壳疼。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个什么鸟
。凑合看吧。。

祁渊拂下剑上的落雪,抬眼看到的是大片大片的红梅在白雪中妖娆地怒放,干枯的枝条皱皱巴巴,在那妖异的红色衬托下显得更加黝黑。
他将剑收回鞘中,微微闭眼呼了一口气,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,转瞬又融化的无影无踪。
“邵鸿……”祁渊抬眸唤道。
风雪呜咽,梅间不见那人,唯余他折下的那支红梅,孤零零地落在雪地里,红的触目惊心。
他慌了神,四下搜寻,急到双眼通红,才终在檐下看到那抹雪白身影。
祁渊趔趔趄趄跑过去,扑到邵鸿怀中:“邵鸿,我以为你……”
“渊,不怕,我不会离开你。”邵鸿轻轻...

【暗武武暗?我不知道】信仰(含大刀不适者慎入)

。是我是我
。本篇bg bg bg
。因为基友把她给我画的可爱的柃小师姐魔改成了邪魅一笑
。我非常愤怒
。于是决定给她发刀
。顺便挑战一下文手30天
。春秋的主线我真的有在码orz
。点名批评 @凤毛(。ò ∀ ó。)
Day1

  她抬起右手轻轻覆在破旧不堪的本面上,摩挲片刻后四指抚上了侧面,似乎想要掀开它,下一秒又是一顿,手缓缓攥成拳,收回在胸前,握住了那个缺了一角的玉牌。
  她闭上眼,将头抵在本面上,眼前浮现的是一张冷漠不近人的面孔,宛如玉般精致,眼角眉梢皆是淡淡的疏离,望向她的眼中空无一物,全是令人疯狂的空洞。
  不管怎么努力怎么拼命,她也不会映入他的眼。她疲惫地想...

啊啊啊我的清纯柃小师姐!!!
我今天不给你发刀你就不知道谁是你祖宗!!!

凤毛(。ò ∀ ó。):

这辈子都不会好好画画的
@柃歌o_o 老板再温两碗酒!!!

【武华】春秋.伍(滴滴)

。没错又是我个垃圾!
。我!第一次开车!骄傲!
。垃圾车收破烂的!别喷我!
。具体我们链接见!

5
秋高气爽天气晴朗,这种愉悦身心的日子最适合吃肉了。
陆蕴正和晋升为大脾气鸟祖宗的小灰鸟大眼瞪小眼,仿佛一定要在这件事情上争个高下似的。按理说陆蕴肯定不愿意和一只肥膘长进脑里的小破鸟计较,可怨就怨在这家伙从不带回来什么好消息,净是陈春秋那一句简而短的“归期延后”,于是他理直气壮地迁怒,并扣了一大半祖宗的口粮,还不再放回去,宛如扣下人质,就怕他家小道长一去不复返。
祖宗心高气傲,肯回来传信已是给了这个凡人天大的殊荣,奈何此人实在冥顽不灵像块臭石头,完全无法领会它的牺牲。祖宗思前想后,使用了最传统也最管用...

© 柃歌o_o | Powered by LOFTER